存在即为合理,生命在于吐槽
放着人不做,非要和狗比
哦,最近两天围绕不见荷又开始吵架了。

老实说,不喜欢不见荷没啥奇怪,没人要你非要喜欢不见荷,但是在公开场合就算叫骂,不为对方考虑也该知道为了自己尊重,起码拜托说的在理点。

不见荷这个人物性格弱点一把抓,人不聪明,正义感也不算强,道理都明白,事情摊到自己头上做的非但不好看甚至还可以说难看,偏偏又不死心,自己不肯死,妹妹也不肯放弃,所以被人骂对人一套对自己一套做事拖泥带水还说无奈……这没啥,你要骂就骂,骂得在理自然有人喝彩叫好。我就算没心情掺和,同样也没兴趣掺和,你吼你的,我玩我的,别的不说,开心网的菜地还得种呢(揍)。

可是你有权讨厌一个人,但你没权利因为讨厌就吧不相干的罪名都安到对方头上。不见荷该柔软的地方死撑,该硬气的地方软弱,头脑不好亲疏有别,这些都OK,可是她还真没到处狐媚子勾引男人天天把无奈挂口上,就连那句装柔弱都说不上——试问她装给谁看?给戏里人吗?她对哪个戏中人诉苦过?对观众吗?到底是她上帝视角还是你玛丽苏了,有必要对立足于电视之外的观众装?

但是这世界就有人爱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非把不见荷整成一个媚笑着到处说无奈,XX之血挂嘴边的妖女,这在别人看来真不由想说——阁下是在现实中被小三迫害过,所以一鸡血就不管眼前是什么人都当小三处理了啊?好吧,就算你要臆想成灾,在你自己的世界里不管你要继续鸡血还是去找医生开药吃,我依然管不着,可你在公共版块用自以为是的拙劣口吻酸……这不是强迫人家看你的精神垃圾是什么?

哦,有人说,看这种东西很解气啊。没错,对于连有怨气都不知道如何正常释放的人来说,比起气出肿瘤,用这个方法来解气是要好点,起码省医药费。但是我也说了,从小我们就知道“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你树洞是你的权利,但是在公开场合用这种方式树洞,那等于在公共马路上随地大小X。你是解决了你的生理需要,问题是过路人何苦来。别忘记,就算这世界有人对于你的露阴行为看了很爽,但也有人对你的排泄需要毫不关心,躲回厕所这个道理,幼儿园小朋友都懂,倒是活了这么把年纪就不明白了?

哦,还有人说,为什么都是同人创作,有人生子、刮宫都能写,我酸一下就不成?且不说生子、刮宫的东西同样也有人骂,你以为她们就一片叫好天下太平?只说动机,绝大多数作者起码还是怀着想写好东西的心,奈何能力不足脑容量不够,写出来就这么一堆,充其量是无意中制造了垃圾。可是和主动排放垃圾到公共场合恶心人比起来,那些人还真善良的多。况且还有一句,你自己已经如此恶毒,到底有什么立场一派公正立场在那里酸不见荷?不见荷起码还有个主观动机是救妹妹,你是啥?单纯为了自己爽?真是不比不知道,不见荷愣生生给阁下的恶毒陪衬上了一个台阶,如果阁下最初是这番苦心,其实她真该感谢您呢。

哦,对了对了,最后还有人说,既然天下能有黑X,为什么不能有黑X?正等于说,有人要做狗,结果这位看见以后非但不觉得“咦?干嘛好好人不做要做狗啊?”,倒或艳羡或憾恨或不平的说,“既然别人能做狗,为毛我不能做狗。”果然是人犯贱不用鬼牵路。不过你不学好爱和狗比是你的自由,就算在自家家里打滚裸奔都与我无关,但是如果非要到我面前吠,我当然有权利说,你要觉得你是人就别来掺和,你如果非要把自己当狗掺和进来,就别怪有人拿棍子。

不过话说回来,居然有人以为我的所有言论只是为了断定她就是狗……汉语果然是奇妙的东西。好吧,我不介意再直白的声明一次,我只打狗,与人无关,是人类请自重。结果你不自重非要凑上来挨我的棒子,然后再委屈的说我把你当狗,那我也懒得重复,您自己领个犯贱的牌子回去蹲着吧,自觉点,乖。
Posted by 龍校医
comment:0   trackback:0
[爱吐槽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sorarein.blog126.fc2blog.us/tb.php/15-b35d8bb9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