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即为合理,生命在于吐槽
【遥远时空】面包法则
推荐如果一片抹了黄油的面包落到地上,那么碰到地板的一定是涂满黄油的那面。
这个缺德损人欠RP的定律叫什么名字,望美已经忘记了。不过类似的感觉却次数繁多、记忆犹新得让人黑线。认真说起来,多亏自己还记得在哪里听过这句话,所以不论是和幼驯染在战场上真人婆娑罗,牵扯进不器用中年男人的夹缝人生,还是看着一向摸不清猜不透的军师大人尽情上演无间道,从生理年龄来说的确只有十几岁的少女,如今已经可以在伤感之余,冷静的掏出逆鳞来说跳就跳。
生离死别然后死里逃生这种事,第一次是幸运,第二次是习惯,到第三次已经成了笑话,不就是跳着跳着就习惯了嘛?没什么大不了。
偶尔,真的只是偶尔,在想到某个问题时,少女的额头还是会浮出少许青筋。
——我不过就是希望大家都能活下去,请问有必要搞这么复杂吗?!
第一次是对方在认真表白自己的真实身份,第二次是连自己的咽喉乃至性命都已经在对方手中,可望美心中无言的呐喊,显然连龙神都没有听到。

什么是古风美人,出生在20世纪80年代后的少女其实没多大概念,闲来看看NHK的大河剧,还一定是不幸被家母拉去做陪,历史这种东西在一般人印象中就该和女人无缘。也难怪一周目初见大名鼎鼎的“源义经”,让在那里惊诧莫名,望美还一脸镇定——不是她有大将之风,实在是等她反应过来面前这位是谁后,要表示惊异也过了时限,看来疑似炒冷饭,不如自动省略。
可在三草山战场,鬼使神差捡回对方的望美,入眼第一直觉就是“大和抚子”诸如此类,虽然说对于身为男性的对方有此联想实属不恭,但事实如此,长得美不是你的错,看见美人所以感动了也不是我的错。
就这么一个昏倒很无害、醒来更无害的同志,在那群不是太神秘就是太笨拙的八叶中,怎么看都该是最听话、不费心的一个吧。也正为这,当对方一脸哀伤诉说着怨灵的悲哀时,望美近乎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心中那片黄油面包,无声无息下坠、着地。

老实说,就算对方不主动表明身份,单看他在熊野经历的几番风波,望美心里多少猜到几分。可“语言是言灵,说出来就灵”,看起来像顺口溜的话自有它的道理。任何事只要不说出口,总觉得还有那么点转圜余地,一旦化为语言,那就是白纸黑字、板上钉钉。
所以望美搜遍脑海中的词汇,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想来想去,最终只有一句:
“总有办法的,你……放心。”
其实望美不是没想过,这事能拖就拖,如果最后就这么混过去也不错。毕竟人都死了好几年了,就算她是神子也没办法给折腾活过来,只要有勾玉在能保得住他灵台清明,这事说不定也就结了。如果万不得以得封印对方……
每次问题想到这里望美就自动放弃。不管怎么情非得以,她就觉得这叫过河拆桥,况且八叶如果少了一叶还能不能成气候她心里也没底,更重要的是,如果她愿意接受这种结局,早在多少个轮回前她就放弃了:既然横竖得有人死,何必计较牺牲得是哪一个?
所以她哪怕只为自己的一点执念,也得一半担心一半留心陪着对方,就怕对方一个想不开,主动要求被净化;或者太过纯良给人算计,勾玉再给抢走那就麻烦大了。可每每看着对方感激的目光,她还是有点心虚。
且不论什么时空远隔还是人鬼殊途,她好心,可还并非那份好心。况且她终究得回去。
——我为的也是自己,并没你想的那么好。
这话望美一直都想说,却始终没有机会。

直到后来,她当着对方的面冷下心肠,封印了那位说是怨灵其实比我方某管理层要温柔敦厚多的大哥,结果暗地里担心得要命,一回营就扔下刀,立刻奔了出去。
她只想说声“对不起”,虽然她知道对方其实没有怪她,不得以的事情太多,这只是其中的一件。可对方虽没有怪责,却能一句话就让她自己本不算好的心情全面崩盘。
“怨灵这种存在,本来就应该消失。所以,如果有一天,当我也完全变成怨灵,请您一定要将我封印。”
望美觉得自己似乎在轻微的发抖,并不是因为寒冷。但她接下来说出的话,口气却几乎可以用冷然形容。
“如果我亲手封印你,那么我是什么心情,你现在最该明白。而你还是坚持如此要求吗?”
望美事后想起这话整整后悔了三天。一是为的这话太重,难保对方更想不开;二是说得暧昧,容易招来误会。可她当时却想不了那么多,不过是本来心头郁结了一口气,顺着就这么说出来而已。
可是她刚才的态度还是和自己一贯营造的温柔体贴差距过大,只见对方果然表情僵硬,接着神色黯然,最后泫然欲泣,几乎不可闻得低喃了一句:
“神子……对不起。”
——我不是想要惹你哭的……………………orz
突然觉得好象是自己单方面在欺负人,望美只能手忙脚乱的补救,“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们不可以就这么放弃希望,总是会有机会的^^……刚刚那个是我说话的口气有问题我承认……”
到这里也说不下去了,自古只有男生哄女生,哪有女生哄男生的道理?望美自认训练不足,干脆闭口。幸运的是,对方倒真是笑了,虽然不甚安定,甚至略带忧愁,但总归还是笑了。
“神子……你是个温柔的人。”
听到对方的话语,望美微垂眼帘,凝视着海面上倒印的一轮明月,想来那夜的京虽然火光冲天,可天上的明月依然固我。“其实啊,我不过是见不得人死。”她犹豫了一下,“虽然到头来死在我面前的人还是一点不少。”
这是能说出口的,还有没办法说出的意思。其实她怕的东西很多,所以才尤其努力。要说命运靠人各自走,大概没谁比她更有体会。
“所以我才说,神子你是个温柔的人。”对方临了还是这么一句。
“我说你啊……”望美无言,只能抬起头看着夜空,忽得想起对方将来要写下……或者是以前早已写下的那句“人间五十年”。只是人之一生尚且如梦似幻,何况他们短短认识却远远算不上相知的几个月?
“算了,不说也罢。”望美对着明月露出微笑。人生有些事说也无用,又何必多说。

再到后来,当自己的咽喉已经在对方手中时,望美其实觉得有点好笑。到头来该来的一切还是得来,这种时候哭哭啼啼也没用。至于后面站着的那位,别光知道自己傻乐傻乐的喊什么“杀死她”或者“封印他”,你在那儿很烦哪,知道不知道?
“结果,我始终还是得封印你吗?”
望美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因为对方早已听不进去。她也只是想着自己辛苦这么绕一路,临了还是这个结局,真是无趣。除非她就这么死了,不然她大概又得回头再跳一次,可是回头再跳,又真能把眼前这位八匹马都拉不回只求被封印的同学给拉回头吗?
她突然觉得相当生气,不知道是对对方、对自己、还是对那个掌管命运害得她跳来跳去几乎跳成怨灵的神灵,于是她憋足了一口气,终于爆发了出来。
“◎×□△◇!!!”
自己究竟喊了些什么,望美其实也不太清楚,毕竟那时候她离神智模糊也不遥远。可女人怨恨起来的气魄怨灵也挡不住,怎么看都像水牛的怨灵僵直了3秒种,就连远处那金色小蝴蝶似乎都在一瞬间光芒黯淡。趁着对方发愣手劲一松的功夫,望美用力挣脱,对着眼前怨灵身后的那位罪魁祸首,扬起嘴角一笑:
“如果……我就是不答应呢?”

后来怎么样?总结起来八个字,“战友救出,祸首伏诛。”至于对方的理智究竟是被感化回来的还是被吓回来的如今已经不可考,总之细节不用计较,结果好一切都好啦XD!
这么想的时候,望美正神清气爽的看向海面。虽然未来的人生难保还得折腾,她只要享受眼前这一刻的安宁~~~
察觉到自己身后的气息时,望美并没有回头,却开口说道:
“我说你啊……一直就只总想着要被封印。”她并没有回头,“不过我也总惦念着得回去呢。”
结果都一样,怎么说相信命运是自己走出来的,其实还是对命运的力量倍敢恐惧,只能顺从。
对方没有答话,望美笑了出来,“不过路从今天开始走,你听不懂也没关系,我已经想明白了。”这才转过身,正想露出神子招牌笑容,表情立刻险险就挂不住。
对方满面通红,岂是没听懂的样子,这还好。问题是,旁边那位好死不死、一脸“请当我不存在吧orz”表情的士兵甲先生……请问您阁下在此处贵干?!
注意到神子的视线,正努力抹杀自己存在感的士兵甲立刻想起来自己过来还是有重要事情得汇报的,于是立刻恢复了应急状态。
“神子殿,不好了!刚刚传来消息,九郎殿因谋反之名被强行关押了!”
很——好!望美捏紧手中逆鳞,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人生哪有这么好命?不就是救人么,管它是冲过去救还是跳时空救,本神子一定解决给你看!
“神子?”
大概是自己的表情多少有点诡异,注意到对方有点不安,望美还是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带着最具有鼓舞士气安定人心效果的笑容看过去,开口道:
“没事,还是快和大家集合,商量一下对策吧。”
“恩……总觉得如果神子的话,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自称是污秽存在的对方此刻也微微一笑,少了以往那份隐约不安,只有宁静沉稳。
望美凝望着这样的笑容,忽然有了一种直觉。
虽然没有说出来,不过少女在自己心中想象着,或许在遥远未来的某一天,如果自己可以不需要借助逆鳞到达,那么她大概会微笑着告诉对方——
“虽然经常要我担心……不过属于我的那片黄油面包,就是在那个时候落到了地上。”
(至于对方能不能明白“黄油面包到底是什么”这种现实性问题,就不在少女的想象范围内了XD。)



结论:
1、太喜欢操心容易把自己赔进去。
2、革命尚未成功,神子仍需努力。
——苦劳神子推进委员会委员

Posted by 龍校医
comment:0   trackback:0
[废纸篓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sorarein.blog126.fc2blog.us/tb.php/18-1191044c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