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即为合理,生命在于吐槽
【明星志愿】波斯猫~3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这句话其实是至理名言。
金皓薰一度深信,自己的一生就是活该为这句话做注解。每天在外奔波,往好里说那是给旗下艺人找工作,可多半也有躲债主上门的意味在其中——是说要不是因为这,他又到哪里能发掘出萧依莉这位大小姐,来给自己打工?
当初签到那位大小姐时,他是受宠若惊掺夹着忐忑不安:毕竟是豪门千金,轻不得重不得,人家也许就是没事来玩票,可翱翔天际却经不起供人玩票。至于事后发现萧小姐人美不说,人品还颇佳时,金皓薰以为自己终于时来运转,哪料到前面还有那么大一坑在等着自己。

“我说眼前这位纪翔先生,请问这桩CASE到底是哪里不合尊驾您的意?”
金皓薰自认从来不是刻薄的人,可泥人还有土性子。平日里对这位远了,他抱怨你只把艺人当摇钱树丝毫不加关心;可要是多问候两句,他又丢出合约上的“不干涉私人空间”来说事,人家说大姑娘事情多,他却比真正的大姑娘大小姐们还难伺候。每思及此,金皓薰便多少有点不平之气。眼下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合约,对方只看了一眼就声称绝对不接,自然就更让他愤懑起来。可是上面那句诘问,为什么真从他嘴里出来的时候,又变成了“纪翔,这合约是哪里出了问题吗?(赔笑)”这种毫无气势的发言,就只能让旁观的我们由衷地赞同起一句话:
——气势是天生的,培养不来(摊手)。
无视于金皓薰的笑容,对方只是扬了扬手中的合约。“这个合约没问题,不过我有我不想接的理由。”
金皓薰几乎气绝。虽说对方个性颇为难搞,但仍旧算是认真负责的人,至今为止挑肥拣瘦怕苦偷懒的事情还没发生过,如果认真和自己说明原因,真有苦衷自己当然理解。可就是这种神秘主义,配合那微微扬起一侧的嘴角,让人怎么看怎么不爽。
至于对方即使保持这种欠扁的表情却依然很帅的事实,自然只会让这份不爽加倍。
大约是感受到金皓薰的怒气,对方收敛了那种基本可以定义为“讥讽”的笑容,难得又多加了一句,“我有我的原则,这个合约我的确有不能接的理由。”
就是这句话让金皓薰寻回了理智。以对方说一不二唯我独尊的猫型特质来说,肯多加这一句,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对方的确有苦衷,并非一时兴起以折磨他这个经纪人为乐;二是……多少还是顾及了他的情绪,大约是看出他正处于暴走边缘,所以才会郑重地再说明一次。
正因为有了这两方面的认知,金皓薰也坐直身体,仔细确认对方表情的确相当认真后,回复了一句:
“我明白了,那么我会推掉它的。”
听了他的回答,对方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嘴唇微动,答了两个字:
“谢谢。”
金皓薰几乎以为自己错听。按照对方一贯的风格,这种时候不追加“如果不是你多事,也不必这么麻烦”之类的吐槽,已经实属难得。这次竟然是直率道谢,也难怪他要如此大惊小怪一番。
但严格说来,这不是自己第一次听到对方的道谢。至于那难得又难得的上一次,是在什么时候呢?

那是对方首次接演动作片时,报纸上呼啦呼啦传得很HIGH,说什么“偶像纪翔奋不顾身拒绝使用替身,导演某某感动不已当场泪洒片场”(←导演:死八卦记者!我根本没哭= =bb),却让金皓薰看得心惊肉跳。且不说万一出个什么大事,就是磕着脸了破点皮,对于偶像来说那也是大忌。所以周末开会时,他忍不住关心了几句,换来的却是一顿夹枪带棒。
“那时候你又不在我的身边,我即使要问也无人可问。”
这话要搁着让一姑娘家来说,那就很明显是爱恨交织错综复杂,抱怨指责中蕴含一丝爱娇之气。但对方既然身高180以上且性别为男,金皓薰自然也是心无旁骛听过就算。
直到后来对方真的受伤,事情便不再是听过就算。从原本的各艺人轮流探班到24小时专人跟踪,外加陪送医院顺带看护,金皓薰那段时间可说是忙到飞起。幸好旗下艺人都能理解经纪人这段时间分身乏术,没跟着来抱怨他偏心。等到对方重返片场时,金皓薰已经娴熟得可以直接从换药护士班毕业(护士众:我们没这个专科……)。
这也是为什么,当对方在片场伤口再度绽裂,面对金皓薰时,神态既不是指责也不是倨傲更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反而多了点……不知所措。
“躺下来,我帮你重新包扎处理一下。”
大约是难得看见一贯弱气的经纪人如此强势,那一刻傲慢的人型大猫也变成了乖巧的家猫,沉默地看着金皓薰发挥一个月来的学习成果,迅速为自己换药包扎。
“疼吗?”
“……………………还好。”
金皓薰看了对方一眼:口上说还好,表情却不能算还好,估计沾着酒精擦上去总还是有些痛。于是他伏下身,模仿小时候母亲为自己擦药时的动作,笨拙地吹着气,一面继续用酒精棉球将渗出的血渍擦干,重新包好。而对方只是继续沉默地看着这一切,直到一切结束,才轻声说了一句。
“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的。”
金皓薰本以为对方会这么说,可真正听到的不过是“谢谢”二字。即使这样也足够罕见,所以他仔细端详起对方的表情,却看见对方不自然地将视线转移到一侧的片场灯架上。
这样的表情应该是不好意思吧——难得见到对方这种表情的金皓薰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忍不住笑了起来。对方回过视线白他一眼,却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不是讥笑不是嘲笑,而是近乎早春第一阵微风,虽然料峭依旧却多了点冰雪初融意味的淡淡笑容。

“你是在发什么呆?小心这样下去公司被人弄走了还不知道。”
惯有的讥诮言语将金皓薰从温馨的回忆中唤醒。所以说,现实永远残酷,比如面前这位,明明不是不能笑得人畜无害,为什么给自己的却总是负面大于正面的欠扁笑容呢?T T
不过正如前面所说,即使泥人也有土性子,就算他金皓薰收惯了好人卡,也不意味着不能有那么点恶趣味。比如这一次,他调整了自己的坐姿,回答了一句:
“没什么,我不过是像到上一次听你说‘谢谢’时候的事情。”
对方微微一楞,好像想说“你又再搞什么?”,可是大约也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表情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视线也开始四处游离。
看到这样的场景,金皓薰笑了出来,虽然只换来对方的斜睨,他却依然笑得很开心。
或许说,自从父亲病倒的那一个年初开始,他已经很久没有笑得如此开心过。

Posted by 龍校医
comment:0   trackback:0
[废纸篓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sorarein.blog126.fc2blog.us/tb.php/21-2e7dc59f
trackback